• <strike id="fj7uk"><noframes id="fj7uk">
  • <wbr id="fj7uk"></wbr>
  • <wbr id="fj7uk"></wbr>
    <wbr id="fj7uk"></wbr>
  • <wbr id="fj7uk"><li id="fj7uk"></li></wbr>
    <form id="fj7uk"><noframes id="fj7uk"><wbr id="fj7uk"></wbr><wbr id="fj7uk"></wbr>
    <wbr id="fj7uk"><noframes id="fj7uk">
  • <wbr id="fj7uk"><rp id="fj7uk"></rp></wbr>
    <form id="fj7uk"><li id="fj7uk"><strike id="fj7uk"></strike></li></form><wbr id="fj7uk"></wbr>

    兩個解元爭奪狀元,宰相與皇帝意見不一

    2019-01-09 18:31:19

    作者:懷寧張全海
     
        康熙三十三年(1694)十月初,剛剛入冬的北京已有一些寒冷,來自全國各地的新科武舉匯集紫禁城,準備參加由皇帝親自主持的武科殿試,為爭奪武狀元、武榜眼和武探花而摩拳擦掌。這其中就有來自安徽懷寧的武解元陳循和來自安徽貴池的武解元曹曰瑋二人。當考試結束后,宰相張英擬薦擅作文章的陳循為武狀元,而康熙皇帝則欽定武藝超群的曹曰瑋為武狀元。這當中埋藏著十分曲折復雜的故事,就是寫一本書也不為過,這里只能敘述梗概,看官欲知原委根由,且聽書家鉤玄索隱,細細道來……
     
        
    話說懷寧陳氏,那是非同小可,不說聚星堂陳氏后來出了大名鼎鼎的陳獨秀,單表德星堂陳氏,其中一支世居皖城西門,后代出了一位全國道教協會會長、號稱“當代太上老君”“仙學巨子”的近現代道教領袖人物陳攖寧,而差一點點被皇帝欽點了武狀元的陳循就是陳攖寧的祖上。





       












        陳循(1650—1714),字奏言,號梅溪,本來喜歡文科,但是他的兄長習武,硬要他也走武科道路,兄弟二人在省府縣考試中屢屢名列前茅,數一數二??滴醵辏?684),正值鄉試之年,然而兄長卻在出游江蘇時去世,留下一個七歲的兒子,陳循遭此打擊,其時老母也有六十歲,他只得在家安慰老母,撫養侄兒,不打算參加三年一次的科舉考試。奈何他的老師非要他必須參加本年的鄉試,不得已只得含淚前往南京。由于悲傷過度加上疏于練習,在考前演練中才勉強能夠騎射。十月初九頭場騎射差點誤事,因馬匹不合適,陳循不愿上馬,最后在懷寧同鄉的幫助下勉強為之,誰知就這樣稀里糊涂地所射全中。到了內場策論,這是陳循的特長,安徽巡撫薛柱斗對他的文章大為贊賞,遂選拔為第一名舉人,即“解元”。在科舉時代,考中解元,那可是轟動性的大新聞,據說之前陳循在那里演練的場地就被當地人改名為“解元巷”。然而陳循并未因此大肆張揚,只是回家繼續奉養老母撫養侄兒,續修家譜,一待就是七年,直到康熙三十年才又赴試一次無果。到了康熙三十三年(1694)時,逢甲戌科會試,陳母雖已年屆七旬,但此時已身體康健,陳循才振奮精神決定北上京城參加會試。這次會試比較順利,當時考官王掞將其取中為第九名貢士。

       





       
       


        再表貴池禮和曹氏,這可是名氣更著的資深世家大族,曹氏始祖曹清(1001-1073)為北宋名臣韓國公曹利用的長子,跟八仙之一的曹國舅是至親的堂兄弟,曹清長于詩賦,與范仲淹、石延年為忘年交。宋仁宗天圣年間,曹利用為人所陷自縊死,曹清遂避居貴池深山白笴陂,其后范仲淹、王安石、黃庭堅、鄭樵等大腕名家都曾來貴池與曹氏交游。南明將領曹大鎬,是曹清的后裔,曾任浙直江閩總督,節制三十六營文武,賜蟒玉、尚方劍,兼兵部尚書,掛平海大將軍印,中軍都督府左都督,少保兼太子太保,封定南侯,其誓死不降清的事跡見于查繼佐《魯春秋》、溫睿臨《南疆逸史》等南明史資料,入清以后名載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賜謚號“忠節”,道光四年,建忠義祠,立忠節碑。
        曹清有一支后裔遷到開元縞溪,故稱縞溪曹氏,在清初時,曹世武、曹光國父子刻意經營,將家搬到了北京,后來取得了北京戶口,他們的后代就開始在北京上學考試,這其中就有曹光國的兩個兒子曹曰瑛、曹曰瑋,一個學文,一個習武。
        先簡略說下曹曰瑛(1662—1722),他字渭符,號恒齋,官翰林院待詔,擅長書法。待詔雖然官職級別很低,看官可別小瞧了這個職務,那是給皇帝代寫文章的助手,差不多相當于現在的國家元首身邊的文秘啊,到地方去可謂是“見官大三級”,唐朝的李白就干過這差事。曹曰瑛的書法在當時很有名氣,經常與趙吉士、陳奕禧、任蘭枝、蔣陳錫等大咖聯手題寫碑文,國家圖書館收藏有好多拓片。有一年禮部奏請恭迎皇太后神主進太廟,并立皇碑,已經掌院派善書翰林狄貽孫、汪士
    先書碑文式樣進呈御覽,康熙皇帝看后說;“這碑文乃系垂后大典,此字如何去得,內廷現有翰林曹曰瑛,朕知他寫的好,著他在中正殿清凈地方書寫可也,欽此。” 汪士可是參加??本幮蕖度圃姟返氖畟€翰林之一啊,這皇帝也太不給面子了。

       








        









        



        另外不知道曹家是如何跟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建立了密切的關系,曹寅在自己的詩中稱曹曰瑛為“渭符侄”,曹寅在揚州刻書時邀請曹曰瑛過去幫忙,曹曰瑋高中武狀元后曹寅寫信告知山西大儒閻若璩,閻還給曹寅寫了一首詩稱他的侄子是“風流第一人”,這說明兩家似乎是聯過宗了。曹寅是康熙的心腹,因此曹曰瑛家少不了要跟皇帝多一層關系。
        說到曹曰瑋(1671—1706,字繼武,號秀山),那可是一位奇才,不但武藝超群,還“兼通經史大義”,字也寫得如鐵鉤銀劃??滴跞辏?693)十月,曹曰瑋以京衛籍在順天府參加考試,一舉奪魁,得中武解元。筆者2003年初到貴池采訪曹氏族裔時,聽當地老人們講述,說是當年曹曰瑋在考場中與另一位武生競爭,那位先出場,把石獅子舉起來繞考場一圈,曹曰瑋上場,也舉起獅子,但想到若是再舉一圈也不算贏,于是把獅子放在另一個獅子上,想想怎么個贏法,而那人卻以為他是要把兩個獅子都舉起來,趕緊上前表示主動放棄。當然這只是傳說,武科考試也不可能是舉石獅子,而應該是“石礩子”。

        在第二年的武會試中,曹曰瑋只取得了第三十六名的成績,他的內場試卷至今仍保存在國家圖書館。

       






        












        


        轉眼就到了殿試環節,四十五歲的陳循千里迢迢來自安慶府城,二十四歲的曹曰瑋在主場也是嚴陣以待。一位是十年前的老解元,經驗豐富,尤擅內場;一位是新進的武解元,初生牛犢,年輕氣盛。雖然都是老鄉關系,但是上了考場肯定是互不相讓。
        十月初四日,為內場考試,陳循的文場成績自然還是鶴立雞群。據家譜記載,考試結束后卷子恰巧落在宰相張英之手,張英認為陳循的文章好,擬薦為狀元。其子張廷瓚私下向陳循透露了此信息,陳循心下竊喜,以為奪魁大有希望。
        十月初五日,為第一次外場考試,據《康熙朝起居注》記載,皇帝親臨瀛臺紫光閣主持考試,測試武舉騎射、步射、開弓、舞刀和掇石等武藝項目。

        十月初六日,為第二次外場考試,在考試項目結束后,皇帝親自選定曹曰瑋等十一人再次測試他們的騎射和步射功夫以確定名次。這十一人當中應該有陳循,按陳氏家譜記載,當時皇帝現場確定了名次。測試結束后皇帝又命前科狀元、頭等侍衛張文煥演示射藝,命其他侍衛演示開弓。外場考試結束后,皇帝移駕乾清宮拆閱內場試卷,欽定前十名名單,其余按讀卷官所擬名次排序。曹曰瑋被欽點為武狀元,從會試第三十六名躍居第一名;而陳循雖然文場成績顯著,但因武場成績排名靠后,所以只獲得了第九名(即二甲第六名),與會試名次相同。對于這個安排,皇帝還特別做了諭示,說以后武科考試不能僅憑文章決定名次,而要重視騎射武藝。

       
        十月初七日,皇帝與文武大臣及參考武舉齊聚太和殿,舉行傳臚儀式,頒布大金榜。狀元曹曰瑋當然是意氣風發了,皇帝欽賜盔甲,巡捕營備繖蓋儀從送武狀元歸第,其場面肯定是十分的壯觀。而陳循則顯得有些沮喪,但對于皇帝的安排,他也無可奈何,只能暗自悲傷,當時同榜的桐城人林鸞好言相勸,而翰林院檢討張希良(《瓦屑壩考》的作者)則專門給陳循題寫了一塊“大廷元”的匾額贈送給他。實際上四十五歲“高齡”的陳循敢于PK來自全國各地年輕力壯的青年才俊,可謂勇氣可嘉,能獲得第九名已屬非常不易了。
     
        中了武進士的陳循回到懷寧后,其母不久病逝,陳循又添哀傷,在母親安厝處獨守廬墓幾個月,過了寒冬后才回到家里。后陳循因身體不好,無意仕途,曾在喻成龍處佐幕,后應同科武榜眼南陽總兵丁爽的邀請到河南,丁爽病逝后,陳循回老家不幾年亦黯然病逝。于今其事跡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被徹底淹沒于歷史的長河中。
        曹曰瑋被欽點武狀元后,在皇帝身邊當了六年的侍衛,后外放山西任綠營武職,康熙四十三年(1704)升陜西靖遠衛副將官,并在此任上署“左都督”銜,為正一品,時年虛齡才三十四歲??滴跛氖迥辏?706),升任陜西興漢(即今陜西安康)掛印總兵官,所謂掛印總兵就相當于明朝的將軍,即掛將軍印,但清朝不稱將軍,當時全國只有十個重要地方設掛印總兵,其地位高于一般鎮守總兵。按正常發展的話,很快就會升任清朝綠營武官的最高職位——提督,可見康熙帝對于曹氏兄弟是極為重視的。但可惜的是,這年八月,剛剛上任不久的曹曰瑋就遭遇了漢江特大洪水,在抗洪救災過程中,不幸染病不治而亡,年僅三十六歲?;实鄣弥笊顬橥聪?,欽賜祭葬,并入鄉賢祠。曹曰瑋著有《武經匯解》一書傳世,曹氏家譜中也有一些他的詩文留存。

    家風古訓

    竹林堂阮氏家訓
    家訓原文敦孝悌 百行之原,孝悌為先。盡忠順...
    清河張氏家訓
      家訓原文  予之立訓,更無多言,止有四...
    高河篤本堂王氏家訓
      家訓原文  學的任務:在道德方面,要樹...
    陳洲劉氏宗規凡例二...
    一、君相之事跡,譜明宗派之親疏,一有所誣,...

    尋根認親

    一周尋親日記
      2017年6月18日(星期日);下午接到曾在湖...
    訪親收族,圓夢竹山
      ——2021年清明為遷竹山縣始祖張傳迓公立...
    2019赴安徽懷寧大雄...
    2019赴安徽懷寧大雄山尋親記作者:陳宗文珍貴...
    安徽石牌股何氏尋親
    【尋親】安徽石牌股尋陜西旬陽、商南、鎮安,...

    信息動態

    弘揚傳統文化 服務...
    作者:作者:身在江湖心在民 8月16日下午...
    安慶市根親文化研究...
    8月16日下午,安慶市根親文化研究會在安慶皖...
    【尋根謁祖】百年夙...
    【陜西白河縣陳氏5人安慶尋根成功】二百載遷徙...
    江蘇常州家譜檔案館...
    常州市檔案局局長李傳奇(前)主持揭牌儀式,...

    皖江名人

    • 兩個解元爭奪狀元,宰相與皇帝意見不一

    • 蕭謙中先生傳略

    • 潘贊化:《新青年》早期撰稿人

    • 徽班名伶郝天秀的兩個曾孫女:郝菉漪、郝漱玉

    • 余灣畫家余偉

    • 《左光斗詩文集》點校后記

    • 方東美:八次演講縱論人生哲學

    • 先驅吳越

    • 方宗誠:桐城派后期名家

    • 方令孺:新月派才女詩人

    編審機構

    監:任祥斌
    編:張健初
    學術總監:張全海
    編:陳
      胡志龍
      夏筱翊
    楊積盛
    余世磊
    編輯主任:江
    美術總監:唐德龍
    技術總監:楊

    安慶家譜網

    客戶端下載
    ?
    欧美黄|最新中文字幕无线码在线|男人天堂·手机版在线|精品21国产成人综合网